猫为什么吃猫草?

来源:猫殿宠物网  2019-07-31
A+A- |举报纠错

和大多数猫奴们一样,我最担心的就是家里那位主子生病,看着她被病痛折磨得吃不下东西会难受,送进宠物医院看她挨几针也难受……有时候会在想,在没有兽医救治的情况下,猫咪生病了该怎么办呢?

 

 

然而,猫咪比我想象得厉害多了!他们会吃猫草进行自我治疗!

 

 

 

鸟类、蜜蜂、蜥蜴、大象和黑猩猩等都拥有这样的生存技能:它们都会“自我治疗”。它们总会吃些什么来缓解症状,预防疾病杀灭体内寄生虫、细菌或病毒或者纯粹帮助消化。哪怕有些大脑小若图钉帽的物种,都会不可思议地在需要的时候专门去找来特定的植物吃下去,或用其他特殊方式对其加以利用。

 

遛狗时看到过狗吃草吗?那就是一种自我治疗。狗狗如果吃草,那说明它可能肚子不舒服或者生了寄生虫。吃草能够帮助狗狗通过呕吐减轻症状或把寄生虫随着粪便排出体外。

 

 

 

动物的自我药疗有一个专业术语:动物生药学(Zoopharmacognosy)。 这个词由词根:“动物”(Zoo),“药物”(Pharma)和“知识”(Gnosy)构成。这其中到底有多少学问还不清楚,但貌似许多动物都演化出了从植物中找疗效的本能。证据并不确切,不过案例的确非常多。这种行为在动物界中随处可见,有时还很出人意料:

 

邻近“药铺”

 

  • 熊、鹿、大猿以及多种食肉动物都会食用药用植物以自疗。

  • 某些蜥蜴在被一种毒蛇咬后会食用一些植物的根系来抵抗蛇毒。

  • 埃塞俄比亚狒狒会食用某种植物叶片来对抗扁虫引起的血吸虫病。

  • 果蝇若发现寄生蜂(Parasitoid Wasp)的存在,就会产卵于乙醇含量较高的植物上,以保护自己的后代。

 

 

  • 红金刚鹦鹉、绿金刚鹦鹉以及其他许多动物会吃下泥土以辅助消化,杀灭细菌。

  • 巴西的雌性绒毛蛛猴通过食用植物来调节自身的生殖能力。

  • 马达加斯加的狐猴会在怀孕之后啃食罗望子果以及无花果树的树叶和树皮,旨在促进产奶,杀灭寄生虫以及增加成功分娩的把握。

  • 肯尼亚的怀孕大象会通过食用某些类型的树叶来催产。

 

尽管如此,大多关于动物自疗行为的研究还是针对大猿进行的。在20世纪60年代,日本人类学家西田利贞(Nishida Toshisada)观察到坦桑尼亚的黑猩猩食用某种不具备营养价值的植物叶子。哈佛大学的灵长类动物学家理查德·兰厄姆(Richard Wrangham)也在贡贝河自然保护区观察到了同样的行为——黑猩猩们将整张叶片囫囵吞下。其他研究者也在不同的黑猩猩群体中发现这种现象。叶片不经咀嚼,就算吃下去营养价值也很小。那么黑猩猩们为何要这样做呢?

 

 

 

到了1996年,生物学家迈克尔·霍夫曼(Michael Huffman)提出这是黑猩猩在“自疗”的观点。霍夫曼在京都大学灵长类研究所工作多年,他首次发现一头因为体内长寄生虫而便秘的黑猩猩去吃一种通常会敬而远之的有毒植物的叶子,到第二天,这头黑猩猩的症状就完全消失了。

 

它吃的这种植物的叶子布满毛刺,触感非常粗糙。霍夫曼于是提出一种理论:黑猩猩之所以吞食这种植物,是为了利用这种植物的粗糙特性来净肠,由此将寄生虫排出体外。这种现象在非洲其他地区的不同猿类身上也一样被观察到。

 

霍夫曼建立了一套判断某种动物是否在进行自我治疗的标准,后被广泛采用:

  • 首先,动物吃下的某种植物不应该属于其日常食谱的一部分,动物吃它们是为了药用而非食用。

  • 其次,这种植物对动物而言营养价值很低或者不存在

  • 再次,进食这种植物的行为发生在每年的特定时段,比如寄生虫活动最为活跃,感染力最强的雨季。

  • 最后,该动物群体的其他成员并不参与该进食行为

 

 

 

霍夫曼表示,若某种动物进食某种植物的行为符合这些标准,则可以相当有把握地认为该动物正在实施自我治疗。科研人员已在25个地区观察到了涉及多达40种植物的自疗行为。

 

对付寄生虫

 

最近观察到的一例自疗行为发生在刚果盆地的最深处。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演化人类学所的芭芭拉·福鲁斯(Barbara Fruth)团队自1990年来就开始研究倭黑猩猩。他们在密林中静静端坐,观察着一个灵长类动物聚居区的状况,同时在这些动物的生活区下方的地面上寻找着它们的粪便。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非常苦逼的科研苦活,然而这种找屎的工作能够帮助她们弄清倭黑猩猩是如何对付寄生虫的

 

福鲁斯的野外考察在2007年10月到2009年6月期间进行过数次。他们研究的倭黑猩猩群体在萨隆加国家公园的边缘生活,距离最近的村落都有25千米左右的距离。他们完全徒步跟踪倭黑猩猩群落,有时甚至不得不匍匐穿过错杂的藤蔓,跋涉过沼泽湿地。通常他们会与动物保持至少 7米以上的距离,并且戴着面罩,以免动物们感染人类的疾病。福鲁斯的装备也不赖——她的双筒望远镜是莱卡的。

 

 

福鲁斯所目击到的黑猩猩吃下的其中一种植物名为Manniophyton fulvum,是一种大戟科灌木。这种灌木常被当地人用来编成捕捉动物的陷阱。福鲁斯和她的团队在密林中观察,记录,甚至计算倭黑猩猩每分钟的咀嚼次数。她们发现倭黑猩猩从这种灌木上采下一片叶子或一段茎后,会将其展平了放在自己的舌头上,分泌唾液,然后再把叶片向后方折曲成球状,同时不让嘴唇碰到以免刺痛或发痒。最终,倭黑猩猩吞下了叶片,而没有经过咀嚼。根据他们2013年发表在《美国灵长类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在线刊上的文章,研究团队总共观察到了56回这种现象。

 

福鲁斯指出,这种植物并非倭黑猩猩的日常食物,它们吃下这种叶子的时期又正好是寄生虫最活跃的季节。这种行为完全符合霍夫曼的四条标准。

 

 

倭黑猩猩在树上睡觉,每天清早会从林间高处向下拉屎。在观察到它们吞下叶子后的第二天早晨,研究团队收集到了轰炸在地面上的694坨屎。

按照霍夫曼之前的理论,猿类是把这些叶子当砂纸用,加快排出寄生虫。叶片外侧的毛刺含有二氧化硅,非常坚硬,猿类应该只需6小时就能将其排出体外。但福鲁斯认为意义应该不止于此,至少对倭黑猩猩如此。她和团队并未观察到叶子被排出的速度加快——24小时过去之后,倭黑猩猩依然在拉着叶子。

 

据此,福鲁斯认为这种叶子除了清肠之外,还应该起到了药用缓释胶囊的作用。她说:“如果你吃下一种会在肠内停留长达24小时的东西,这东西又不会加速你的排便,那你肯定会问,它有什么用?为什么得整个吞下?”福鲁斯猜测:或许倭黑猩猩们将叶子整团吞下是为了让其能够在肠内停留更加长久,从而令其充分发挥作用。

 

她猜测,这种叶子还可能能够治疗由寄生虫所造成的伤口,或许还有消炎作用。但她还需要时间来找到具体是何种寄生虫。

 

 

 

在非洲许多地方,人们都把这种植物用作栓剂,灌肠剂等,并用于治疗痔疮。霍夫曼表示:假如人类与大猿都在利用这同一种药用植物,那说不定人与猿的共同祖先也曾这么做。

 

这是习得行为吗?

 

这里很明显有个悬念:为什么这些动物们(有些动物甚至不存在智慧)会学会这种技能?鹦鹉和麻雀等鸟类怎么学会收集富含尼古丁的烟头来减少自己鸟巢中的螨虫感染?蜜蜂和木蚁又是怎么知道在筑巢时使用树脂来对抗细菌?

 

有些自我治疗的适应行为是最近才出现的。收集烟头的行为就不可能超过100年,因为香烟不过也就这么点历史。但其他适应行为就得追溯到演化长河中去了。

 

一个简单化的答案或许是:几百万年前的某天,某只动物——比如一头大猩猩——肚子疼了。它鬼使神差地抓来一把叶子吞下去,然后就好些了。于是它牢牢记住了这次经历,从此每逢肚子痛就故伎重演。

 

密歇根大学生态及环境生物学系教授马克·亨特(Mark Hunter)认为这种假说不无道理。这些技能可能是本能具有的,也有可能是习得的,或者两者兼有。

 

 

 

猿类作为有智慧的生物,能够将习得经验传递给后代。它们总是相互观察,并通过声音或姿势进行交流,于是它们的后代能够主动学习。然而,与生俱来的习得也是存在的。

 

自然选择的力量不可低估。”亨特说,“它可不需要生物足够聪明来建立一种本能行为。”有时可能发生了某种基因突变,使得某只大猩猩吃下一种它们通常不会去吃的植物,而吃这种植物让大猩猩变得更加健康。于是携带有这种基因背景的大猩猩能够活得更加长久,拥有更多后代,这一过程中并不存在有意识的思考。“这种情况同样可能在其他物种中存在。”他说。

 

比如,黑脉金斑蝶(Danaus plexippus)会在马利筋属植物上产卵。这类植物具有抗寄生虫的效用。在艾默里大学专门研究美丽生物的助理教授雅各布斯·德鲁德(Jacobus de Roode)数:“我们只需要比较健康的和病弱的黑脉金斑蝶。病弱的黑脉金斑蝶被这些寄生虫感染了。寄生虫会在它的腹部造成微小的穿孔,致使体液流失,让它感觉不舒服。”

 

 

 

染病后的蝶身上所发生的生理改变可能使它对于植物气味的反应发生变化,这时它可能出于遗传偏好找到对它有益的植物。“它完全不用‘意识’到这一点。”德鲁德说,对具有治愈功效的植物气味的遗传偏好意味着它的后代也可能同样继承这种能力,因而生存率也更高。于是这种基因就容易一代一代传递下去。这种行为也就被刻在基因中了。

 

研究动物生药学的科学家们相信人类在探索新药方面可以向动物借鉴。许多民间医学,尤其在世界欠发达地区的民间药方,可能最初都源于对动物自疗行为的观察。在倭黑猩猩的例子中,它们吞下的那种叶子就恰好有用。霍夫曼知道各种医疗人员特意观察动物的行为来寻找治病线索的例子。

 

比如吸引黑脉金斑蝶的马利筋,就似乎具有抗寄生虫作用,或许有进一步研究的价值。目前,研究者已经发现这种蝶类所利用的是马利筋中的强心甾 (Cardenolides)来驱逐一种叫做Ophryocystis Elektroscirrha的寄生虫。强心甾已被用于治疗哮喘或减轻疼痛。

 

动物们会利用其他植物来对抗血吸虫、疟原虫以及利士曼原虫。这些病原同样能够在人类身上造成可怕的疾病,而目前人们已经从这些植物中获得了部分药物

 

“一些动物利用药用植物的历史已长达数百万年,如果我们能向它们学习,研究清楚其用途,我们应当会有有趣的发现。”德鲁德说。

本页内容由猫殿宠物网(https://www.mdlife.net)通过网络收集编辑所得,所有资料仅供用户参考;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认相关法律责任。如您认为本网页中有涉嫌抄写的内容,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 小编: yiche ]
相关新闻
猫殿宠物网专门为爱猫人士提供丰富的宠物猫知识,其中主要包含有养猫新闻资讯、宠物猫品种大全、宠物百科大全、宠物猫饲养护理、宠物猫美容、宠物训练等海量养宠知识,要了解宠物知识百科

sitemap